跳到主要內容

一個不曾在股市中虧過錢的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之後我從軍中退伍,我進入石油業從事鑽油的工作。閒暇之餘,我開始買賣股票。起初只是個嗜好,後來卻是年年有淨損失。我試了讀過和聽過的各種方法;不管是技術分析,基本分析,或是各種混合了技術分析以及基本分析的方法,我都嘗試過。在1958年股市大漲時,也許聽起來連瞎子都不可能虧了錢的,但我卻虧了錢。我在股市進進出出,手中持股換來換去中,我損失了許多資金。但是在1961年,有一天當我在休士頓的美林証券的辦公室,當時我是十分的灰心,心中充滿了挫折感。一位資深的客服主管(營業員),因為多年來一直看到我總是愁眉苦臉,就向我打手勢招呼我到他桌邊去。

他滿臉倦意的地問我,『你想不想認識一位從未在股市中虧了錢的人?』

我結結巴巴的問道,『從不曾在股市中虧過錢的人?』

這老營業員慢條斯理的說,『他總的來說不曾虧過錢,而我幫他買賣大約有四十年了。』
然後,他打手勢指著坐在看盤的人群中,穿著連身工作服的一位大塊頭老先生。
『如果你你想見他,最好趕快』,老營業員告訴我,『他除了當他正在買股票時之外,每隔幾年才到這裡一次。他來時總會停留個幾分鐘看看盤。他是從灣鎮 (Baytown)來的,他一方面種稻,一方面也養肉豬。』我從人群中慢慢擠到這穿著連身工作服的陌生人身邊找了個位子坐下。我向他自我介紹,又跟他聊了一陣子有關種稻子和獵鴨子的事,然後逐漸地把話題牽扯到股票上。令我驚奇的是這陌生人很樂意談論股票。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要給我看,原來在這張紙上,他用鉛筆潦草地寫下了他剛剛賣完的股票。

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 這個人整體上賺了50%長期資本利得。在這大約三十個股票裡有一個股票是分文不值,虧光了。但是其他的股票,漲了100%, 200%,甚至500%。他向我解釋他的方法,這方法說來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當空頭市場時,他讀報紙,讀到股市下跌創新低,專家預測道瓊指數肯定要再跌個上百點(譯註:大約是十到二十%)。這個農夫就去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的股票指南(Stock Guide)裡,挑上大約三十個價格跌到在〈美金〉十塊錢以下,獲利穩定,沒人聽說過的,並且固定支付現金股息的股票。這時他就到休士頓城裏來,花上五萬美金(譯註:1961年的一塊美金約值2015年的8塊美金,1961年的五萬美金約為2015年的一千兩百萬元新台幣)買上『一整包』股票。然後過了一年,兩年,三年或四年後,在股市大好,分析師大談道瓊指數將創新高的時候,他就再進城來把他的『一整包』股票賣掉。就是這麼簡單。
1960到1969年的道瓊工業指數,一百點的跌幅約略是十到二十%


在隨後的日子裏,我和Womack 先生交上了朋友 (也一起在他的稻田裡獵鴨子) ,一直到他去年去世為止,我也學會了他投資的哲學。他把買股票視同買一卡車的肉豬。他買豬的價錢越低,當下個賣方市場來臨時,他賺的錢就越多。他聲稱在這樣條件下,他寧可買股票也不願買豬,因為豬並不支付股息。而且你還得預備東西來餵豬。

總之,對股市,他採取種田的法子。種稻,有播種的季節也有一個收割的季節。在他的股票買賣,他嚴密地謹守『季節』。 Womack 先生好像從未在股票剛好觸底時買股票,也從未在股票正在最高峰時賣股票。他似乎很樂意在股市的底部附近買而在或高點附近賣。當他買時,他似乎沒有停損的觀念。 例如, 當1970年股市破底時, 他又多花了五萬美金,加碼買入那些他原來就賤價買進的股票。這一次他真是大大的賺了一筆。

我假設現代的股市技術分析師,能從Womack先生的簡單的股票投資法中,找到許多阿爾法(alpha),貝他(beta),相反觀點(Contrarian Theory)和其它理論。但我知道沒有人跟他一樣重視『買入價格』的。我知道有許多事情可以決定買入一個股票是不是明智。但是我學會了如果能在股市低迷時,低價買入,許多判斷的錯誤都是可原諒的。在股市高檔時,賣得太早,賺錢;賣到高點,大大的賺錢;或者賣在開始回檔時,仍然賺錢。如此看來,既然有許多賺錢的可能性存在,最佳的成本價是值得耐心等待的。知道這個,在股市低迷時,當技術分析師警覺的瞪著你看,因為你買在他發佈最新"出售信號"之後,總是令我感到安慰。

總而言之,Womack先生沒有把股市搞得很複雜。他教導我,不可能每天,每星期,或者每個月買股票而賺錢。就像種稻,不可能每天,每星期,或者每個月播種,而能種出莊稼來。他改變了我投資的生活方式,並且我自此獲利。

------------- 譯自 John Train "The Craft of Investing"

住在美國的時候,在閒暇之餘,喜歡到舊書店逛逛。無意中在一本英文舊書中,看到這篇故事,心中頗有感觸,於是花了一些時間,把這文章翻譯成了中文,要給在台灣的家人看。順便貼在聚財網,轉眼間已然十年多,也有喜歡的朋友放到他的書中,放在這裡,股市大跌時,或許有人會在看了以後同樣心有所感吧!

留言

  1. 好精采的故事! 「簡單」是一項莫大的投資美德 !

    回覆刪除
  2. 複雜簡單化 是最經典的極緻

    買賣股票真言 逢低買進。逢高賣出

    回覆刪除
  3. 股市中需要的耐心與需要抗拒的熱烈耳語,似乎都比想像中來的多

    回覆刪除
  4. 股市中需要的耐心與需要抗拒的熱烈耳語,似乎都比想像中來的多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節譯巴菲特在2016年Berkshire Hathaway 給股東的信中對庫藏股的看法

巴菲特的2016年的給股東的信出來了,假使你不是波克夏的股東,而對波克夏本身的生意也不是太有興趣,我覺得這段有關購入庫藏股的討論會是最有用的,因此簡單的翻譯了一下,希望您喜歡。
在投資界,有關庫藏股的討論常常令人激動起來。但是我會建議參與這辯論的人先做個深呼吸:評估進行庫藏股是不是好主意並不是那麼的複雜。  從現在的股東的角度說,進行購入庫藏股是有好處的。儘管以每天來說,這些收購庫藏股的舉動影響很小,但是對賣家來說在市場中多個買家總是好的。  對於沒賣股票選擇繼續持有下去的股東而言,收購庫藏股只有在收購價格低於股票的內在價值時才划算。當遵守這原則時,剩下的股份的內在價值時立刻就上升。做個簡單的比喻,假設三個有一樣股份的合夥人,一起擁有有一個值3000元的公司,其中一個把他的股份以900元賣給了合夥的公司。這時剩下的兩位合夥人,馬上就各自有了50元的利潤。相反的,假如是付給這位要離開拆夥的合夥人1100元的話,剩下的合夥人,馬上就有了50元的損失。這一套數學計算,同樣可以適用在大公司以及它們的股東上。 因此,購回庫藏股這個動作對留下的股東們來說,到底是提昇價值還是摧毀價值這個問題的答案,完全是取決於購回的價錢。  正因為如此,讓人不解的事情是,一般公司宣佈購回庫藏股時,並不會宣佈在怎麼樣價錢以上就不再購回庫藏股。假如公司的經理人是去買其他公司時,就一定不會是這樣做的。在那一種情況下,價錢一定會是決定買或不買的考量因素。  然而當執行長跟董事會要買回自己公司的一小部份時,他們卻常常不在乎價錢到底是什麼。假如他們是管理一個只有幾個所有人的未上市公司,當他們在考慮購回其中一位所有人的份時,他們也會這樣地不在乎價錢嗎?當然不會。  有件要緊的事情是,在兩種特殊情況下,儘管公司的股價被低估了,還是不應該收購庫藏股。一種情況是當公司需要所有的錢來保護或是擴充營運,而且同時情況不合適增加舉債的時候。這個時候,公司內部的需要應該要優先。當然,這個例外的情況是假設花用了需要的開銷之後,公司會有不錯的未來。  第二個例外是,這是比較不常見的,當購買另外一個事業(或是做另外一個投資)帶回來的價值,會比購回庫藏股帶回來的價值更高。很久以前Berkshire自己常常要評估這兩種選擇。但是以我們今天的規模,這個問題不大可能會出現。  我的建議:在討論購入庫藏股之前,執行長跟董事會應該站在一起,…

那你找的是什麼呢?劍譜?寶劍?

北海之濱有座高山,山上終年冰雪縈繞,狂風怒號。山腳下一處偏僻的岩洞裡 ,住著一個青年劍客。 青年劍客已在這裡住了七年。前四年他隨著師父習武,由於他在拜師前就有一 些武學的基礎,加上勤奮努力,四年之間,武功進步很多,成為師父最得意的弟子 。
(略)  「從 今天起,你就是本門第二十六代的傳人。這裡面是本門鎮山的劍譜,從不輕易示人 。我看你有此慧根,可以傳授,就交給你了。我走之後,你照著練習,以你的天資 ,少則兩年,多則四載,必有所成。至於包袱的反面,那是一幅本門祖傳的秘圖, 你要好好參詳。如果你有這個命,能看懂歷代祖師都沒有看出的秘密,就能找到一 把古劍。那可是一把上古的神兵,切金斷玉,削鐵如泥,配得上本門傳人的地位。
」 (略)  一聲奇大無比的金鐵交鳴響過,兩條人影倏然分開,一個重重的摔倒在地,只 抽動了兩下就不再掙扎;另一個鮮血染紅了大半段右邊的袖子,雖然已經握不住大 刀,卻總算躲過殺劫,挺立未倒。 (略)  「師爺,沒事啦。這小子的武功真不差,能 找到這把劍,更算他有心;只是他忘記了,一千多年以來,冶鐵煉鋼的技術進步了多少。」 ------------- 『古劍』  葉言都  讀大學時,有一天在報紙上讀到了葉言都先生所寫的一篇短篇小說叫做『古劍』(連結可以閱讀全文,建議真的去讀一讀,葉先生的小說很棒的!)。

小說中的主角認真的學習劍譜,並且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去尋找一把切金斷玉,削鐵如泥的上古神兵。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給主角找著了這把古劍!主角用這神兵練劍,果然自覺練起劍來特別的順手,劍法發揮得淋漓盡致。

終於主角要去行俠仗義了! 想不到故事卻有個令人意外的結局!

親愛的投資朋友們,你學習投資,不只技術分析,基本分析,籌碼分析,有所涉獵,甚至於連陰陽五行,日月虧盈,都用上了。正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找。你所學的是給你自己裝備一把『切金斷玉,削鐵如泥』的寶劍嗎?

假如是找寶劍,合適嗎?假如不是,那你找的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