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4的文章

投資新興國家市場指數的報酬真的比投資已開發國家市場高嗎?

最近讀到一份從事投資業的美股的季報,季報的作者討論到一個問題:『投資新興國家市場指數的報酬真的比投資已開發國家市場高嗎?』我覺得作者的想法相當有趣的,引人深省。雖然我還不知道有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說這位作者說得是對還是不對,但我覺得是非常值得好好想一想。因此我就把這段文字翻譯成了中文,分享給讀者們參考參考。
以下是譯文:
『投資新興國家市場指數的報酬真的比投資已開發國家市場高嗎?』幾乎投資人都同意的一個假設是,透過像摩根史丹利銀行新興國家市場指數基金(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 ETF,  ticker: EEM) 來投資新興國家市場,可以提供比投資已開發國家市場高的報酬率。 首先,我們先要澄清得一清二楚。為什麼要用指數來投資呢? 簡單的來說只是因為大家觀察到說,大部份可以自由斟酌買什麼股票的基金經理人他們的績效表現其實並沒有比指數來的得好。因為大家相信市場對股票價格的定價是有效率的,所以很合理的,大家應該採用成本比較低,而且理論上比較沒有個股風險的指數投資法。這樣的說法在學術界可以說已經是被全盤接受了的。不幸的是,很少有投資人會去檢視以下這些事:用來挑選指數成份股的規則,成份股個別的特性,什麼樣的股票會被排除在外,以及為什麼特定的成份股會被選上。即使我們在最後同意接受創立指數者全部的選擇,我們至少應該去瞭解指數它定性上的一些特性。但是我們投資人其實並不會這樣做的。 我們並沒有去瞭解一個指數它的特性。我們做反而是,靠人家供應我們一些資料。例如像是:年化報酬率,價格變動率,交易流動性,以及歷史上跟其他的指數的關聯性。這些都是現代投資組合理論中的統計數字,用來建立投資組合的目標,為得是得到自己選擇的歷史報酬以及歷史價格變動率之間的最佳平衡。之所以這樣做,背後的假設是,這些投資組合的『積木』,例如像是:美國國內大型股指數,小型成長股指數,或是國際大型股指數,在將來表現出來的行為會跟過去歷史上表現出來的行為一樣。這就好像買一部新車,買主只要把鑰匙插入車子的點火系統,就可以開車了。但是假如車上的標籤是不準確的該怎麼辦?標籤上說一加崙可以跑四十英里,但真的嗎? 所以再回來想一想原來的問題,『投資新興國家市場指數的報酬比投資已開發國家市場高?』我們知道投資新興國家市場指數是個廣受歡迎的投資方式。單單兩個指數基金,iShare MSCI新興市場指數基金(E…

為什麼我們是用我們的方法來投資--- 華特·史洛斯 (Walter J. Schloss)

華特·史洛斯 (Walter J. Schloss) 是巴菲特在他經典的"葛拉罕-陶德村的超級投資者們(The superinvestors of Graham-and-Doddsville)"這篇演說中所提到的第一位超級投資者。他的投資績效相當的優異,更難得的是他的投資記錄長達四十六、七年之久。假如從1956年投資一塊錢在華特·史洛斯的合夥的基金,到2002年底,這一塊錢已經變成了七百八十七塊錢。假如投資在標普工業指數並且計入股利,則一塊錢只有變成了一百一十三塊錢。然而一塊錢已經變成了七百八十七塊錢這件事並還沒有完全反映了華特·史洛斯 (Walter J. Schloss)的卓越投資績效,因為經理人在基金有一定程度的回收之後是有績效獎金的,因此真正反映華特·史洛斯 (Walter J. Schloss)的投資績效的是整個合夥基金的績效。如果我們看整個合夥基金的績效,一塊錢已經變成了五千四百五十五塊錢!詳情請參考下圖。

華特·史洛斯 (Walter J. Schloss)儘管是從事一般人會覺得壓力極大的基金管理業,他卻健康的活到了九十五歲。以下是一篇華特·史洛斯 (Walter J. Schloss)他七十九歲時,於1996年五月十六日在麻州劍橋的哈佛大學教授俱樂部舉行的行為經濟學論壇所給的演說的譯文。他談到了他管理基金而又能避免壓力的方法,希望讀者們會喜歡。


為什麼我們是用我們的方法來投資 Why We Invest the Way We Do
華特·史洛斯(Walter J. Schloss) 於1996年五月十六日在麻州劍橋的哈佛大學教授俱樂部舉行的行為經濟學論壇所給的演說
我有一位朋友他是紐約地方的一個精神病院的治療師,他要我做個人情給他,在他的醫院給個演說。他說他那裡有不少很聰明但是有情緒上的問題的病人,但是他覺得我的演說會對這些病人很有幫助。我就答應了,在跟聽眾介紹過我之後,我就開始談投資。過了一會兒,坐在前排的一個大個子站了起來大喊,『你這個笨蛋,閉嘴,坐下!』我轉頭看這治療師,問他說我該怎麼辦。我的朋友說,『這療法有效,這是這個病人在幾個月以來第一次說的是聰明的話!』

我想起來了這件事,因為在1973年,富比士雜誌(Forbes Magazine)寫了篇有關我的文章,題目很謙虛的叫『從垃圾中賺錢。』我希望這場演說會稍稍改善我在投資界的…

美食嘗鮮: Nola Kitchen 紐澳良小廚 - 新竹科園店

在美國當學生的日子,我跟內子窮到家中只有兩張椅子,有一年父母親來看我們,我只好去跟朋友借椅子,才能一家四口坐下來吃飯。這樣的情形下自然不會有錢去嘗試美食。

我倆畢業之後,經濟漸漸有了基礎,也開始跟著美國同事嘗試外國食物。其中一種我們喜歡的是新奧爾良的Cajun食物。據說Cajun食物原來是因為英國人在十八世紀初年到了加拿大,佔了當時的Acadia,也就是現在的 New Brunswick, Nova Scotia 跟Prince Edward Island這三個加拿大的省份。然後把許多原來住在那裡的法國人放逐到當時是法國屬地的路義西安那(這地方現在是美國的路義西安那州)。這些法國人到了路義西安那只好想辦法,就地取材來填飽肚子,發展出來的飲食,有些法式口味,但卻又有些自己的特色。

離開美國搬回台灣快八年了,在台灣沒有機會享受這樣的美食,只有趁去年回美國,才有機會打打牙祭。最近我聽說新竹開了一家 Cajun的餐館,叫Nola Kitchen 紐澳良小廚,就拉著一家人去試試。

這餐館在金山十八街上,旁邊有個大停車場,停車算是相當方便。也許因為是連假的緣故,金山街是空的,經常是停了不少車的停車場只有兩三輛車子。我們五點半到的時候,整個餐廳是空的,只有另外一桌有三個年輕人在大快朶頤。餐廳裡窗明几淨,外面有個小小的公園,從我坐的角度望去倒是綠意盎然,揚聲機放著輕鬆的爵士樂,令人渾然忘記自己是在人口密度極高的金山街中。底下這張照片,是從我坐的位子看出去,照得不好,倒是有些辜負了店主的苦心了。


今天我點了海鮮粥(Gumbo),內子點了海鮮燉飯(Jambalaya),大兒子試了焦黑魚(Blackened fish),小兒子試了牛肉法式麵包三明治 (Po Boy)。也許今天因為客人不多,上菜的速度算是相當的快。

這是我今天點的海鮮粥,扮相相當不錯,相片中的那塊法國麵包,沾著海鮮粥的湯汁吃,十分可口。花枝跟蚌殼都很鮮嫩。粥裡的美式臘腸,算是十分道地。如果稍有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吃起來稍嫌不夠辣,粥本身要是能再稠一點,再放一些秋葵(Okra)下去,味道當會更佳更道地。另外附在一旁的一小塊甘藷雖然不知道算不算Cajun,倒是非常令人驚豔。

內子點的是海鮮燉飯(Jambalaya),照片中的蝦子處理的不錯,沒有腥味。海鮮飯比起在美國吃的Jambalaya似乎濕了些,乾爽些會更好吃,味道也比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