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書介:終必一戰: 美國跟中國能躲開修昔底德陷阱嗎?(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 Trap)

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    -------馬太福音24:36
住在東亞的人,我想沒有人能不注意到過去這三十年中間中國的改變。住在台灣的我們,只隔著幾分鐘飛機飛彈就可以飛過的海峽,感受當然更深了。但是即使是搬到地球的另一端,十二個時區之外的美國,仍然完全感受得到。另一方面似乎最近幾年每隔一兩個月,就會聽到一些發生在東北亞東南亞有關『衝突』的新聞。一下子是有關東海釣魚島,一下子是有關南海九段線的問題,一下子是談中國在南海造島,一下子又說美國在南海『自由航行』,中國十分憤怒。各式各樣的事件層出不窮。但是回想起來,十年前,十五年前,二十年前,儘管會有緊張的情勢,例如1996台海危機,例如2001年美國軍機給中國戰鬥機撞了等等事件,似乎頻率沒有現在這麼高。我很好奇背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最近讀了一本很有趣的書,據說是前任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推薦的。叫做"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 Trap," 好像還沒有中文譯本,我姑且把書名翻譯成『終必一戰: 美國跟中國能躲開修昔底德陷阱嗎?』這本書給了這些事件一個大的圖畫(big picture),讓我對這些事件有個背景上的了解。我有些訝異這樣一本好書,中國的書商竟然尚未推出簡體字版,或許是因為內容不被中國官方所歡迎?我覺得這書很好,希望有台灣書商會翻譯。

首先說明下作者的背景。作者曾是哈佛大學Belfer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的主任,在2017年退休把職務交接給Ash Carter (歐巴馬總統任內的國防部長)。在這之前他也擔任過克林頓總統任內的國防部助理部長,也曾是哈佛大學約翰甘迺迪學院的院長。他的博士班的指導教授是亨利、季辛吉。所以他可以說是在美國的國際關係以及國防事務上有實務經驗的老手。並不是個隨口紙上談兵的打嘴砲型人物。我想他的想法在美國智庫學者們中十分值得參考。

這本書首先談中國的崛起,然後談這件事為什麼可能帶來戰爭。書中檢視了十六個歷史上類似的案例,其中有十二個發生了戰爭,有四個沒有發生戰爭。 下面的表示作者提的例子:


書的第一部分是談歷史上的案例:第一個例子是希臘城邦裡雅典與斯巴達的案例。作者談了許多細節,用來說明在這類案件中,往往有許多不可預測的地方,也有許多情形當政者採取了行動,以為是幫衝突降溫,結果反而火上加油,適得其反!

這個例子的歷史由修昔底德(Thucydides)這位希臘史家記錄下來。這位史家希望這個歷史的教訓可以幫助未來的人避免這樣的戰爭。他把這場戰爭,歸因於斯巴達原來是希臘城邦之首,而雅典的崛起讓斯巴達十分不安,同時雅典認為斯巴達不讓雅典得到應有的發語權跟國際地位。儘管雙方的領袖私下是好朋友,慘烈的戰爭還是發生,打得希臘城邦元氣大傷!作者然後舉了例如一次大戰的英國與德國,二次大戰的日本與美國為例,來做現代的佐證。

書的第二部分,作者先回顧美國在19世紀到二十世紀如何處理與歐洲諸國有關西半球(包括加拿大跟中南美洲)的外交事務,用這個來反思現在中國處理東南亞東北亞事務的一些作法。然後談作者的估計裡,中國要的會是甚麼。作者也談到中國跟美國的衝突也有文化上背景帶來的層面。

作者跟著提供了幾個假想的情形(scenarios)說明中國跟美國的戰爭為甚麼可能發生。例如,雙方軍艦在南海發生碰撞,例如台灣獨立,例如北韓崩潰,例如日本跟中國發生衝突。在這幾個例子裡,事件由小事件逐漸升級,導致美國用飛彈轟擊中國本土,中國擊沈美國的航空母艦,彼此互相截斷衛星通訊,並且在網路上進行網路站,最後雙方甚至可能動用核武相對。

第三部分,作者檢視了十二個歷史上的功課說明如何可以避免戰爭。然後作者提出了幾個美國可能的對策選項:從美國完全的忍讓(類似英國在19世紀末年對美國在西半球崛起的作法)到美國以冷戰圍堵中國(類似美國對蘇聯在二次大戰之後的作法)做為可能的政策選項。作者的看法是這些對策到底哪個是對的選擇還不知道,但是美國必須有內部的討論,找出對策來。也警告執政者如果不明瞭歷史的教訓,現今這個景況是很可能發生戰爭的。

這本書我覺得是十分值得一讀的書! 希望有書商會翻譯發行!

書名: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作者:Graham T. Allison 
ISBN:0544935276
Publisher: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Publication Date: May 30, 2017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大兒子大學畢業了

你們做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聖經以弗所書6章4節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聖經箴言22篇6節
大學畢業典禮在現代社會應該就像是古人的成年禮吧!一轉眼大兒子已經大學畢業了。看到孩子能夠順利畢業,心中真是感謝神。怎麼好像昨日還是個坐在汽車安全座椅上笑嘻嘻的小小孩,今天卻已經是個身高一米八的大人了。

回想起四年前把大兒子送去十三、四個時區之外的休士頓讀書,當時心中真是七上八下。一方面擔心他是不是能夠獨立生活,是不是吃得飽,穿得暖?萬一生病了怎麼辦?另一方面也擔心他能不能找到一個屬靈的家?會不會找得到可以彼此激勵的弟兄姊妹?還是會因為找不到屬靈夥伴而遠離神?實話實說,我們有時候也質疑自己把孩子帶回台灣是不是對的決定?而我們並不確定把他送出去讀大學是不是好的決定?

四年下來,大學主修他是自己選的,儘管是換了兩次主修。從以主修生物科技被學校錄取,到大二決定選機械工程當主修,到大三決定拿機械工程學士,同時修習會計課程,然後申請會計碩士班,到大四上學期拿到PCAOB的大四畢業後的暑假實習,並且申請到附帶著幾萬塊美金獎學金的會計研究所的入學許可,然後今年順利完成機械工程的學士學位。這些生涯的重要決定都是他為自己做的決定,這些努力的成果都是靠著他自己鞭策自己,並沒有讓我們父母為他操心為他去做決定。我們為這件事感謝神,因為孩子已經學會了獨立。

我們更感謝神,他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學生團契,團契裡有一群愛護他的弟兄姊妹。在團契裡他學會了服事神以及與人相處。兒子是個安靜的人,不愛說話。但是他小組裡的弟兄姊妹們卻錄製了段十多分鐘的影片跟大兒子道別。影片中說他儘管安靜卻十分風趣;說他像個M&M巧克力餅乾,看來單純,多了解他才發現不是如此;說他外表有些懶散為人似乎有些傻氣,但是其實為人正直誠實,在大家都怕得罪人而不敢開口時,敢說真話。說他激勵弟兄姊妹們不要滿足於現況,勇敢的追求更高更難的福音目標。他的小組員們又說他關心別人,花很多時間為人禱告,更十分用心去預備經文分享的短講,讓組員們因此得到幫助。我們夫婦一方面很訝異他的小組員們願意為他花上這樣的時間。另一方面我們為他在靈裡的成長感謝神!

孩子從小時候心就軟。這次去看他,看到他在自己的汽車上預備了幾個袋子,裡面裝了瓶裝水跟餅乾類的食物。我有些好奇,問他這是做甚麼用的。他說他預備了這個,如果看到無家可歸的遊民,他就會給他們,因為德州的夏天很熱,遊民很容易中暑。我們一方面心中有些訝異,但是另一方面更為他還是保持著這麼一顆柔軟的心感謝神。

我們更要為休士頓教會為了支持學生團契,對這些來自異地的青年學子的付出,休士頓教會特別還聘請了一位全時間的傳道人來照顧他們。感謝讚美神!

學生團契希望我們家長們給自己的孩子寫封信,慶祝這個成年的時刻。我們一方面感謝神,一方面告訴孩子他做得很好,我們以他的成長為榮。但是也有以下幾件叮嚀:
  • 找到自己的呼召,不要自己限制自己。
  • 當要做生命中重要的決定時,務必禱告尋求神的引領。
  • 認真的工作,享受自己工作的成果。
  • 一旦開始賺錢,就開始十一奉獻,不管收入看來是多微不足道。
  • 好好照顧自己,保持身體健康
我們也要孩子記得,當這個他要揚帆待發,去探索這個世界之時,我們會為他的探索為榮!同時家裡正如以下這首史逸欣小姐的歌"避風港(Harbor)"講的一樣,仍是他的避風港,當遇上大風浪之時,不要忘了回家!



Harbor

by Vienna Teng
We're here where the daylight begins

The fog on the streetlight slowly thins
Water on water's the way
The safety of shoreline fading away
Sail your sea, meet your storm

All I want is to be your harbor
The light in me will guide you home
All I want is to be your harbor
Fear is the brightest of signs

The shape of the boundary you leave behind
So sing all your questions to sleep
The answers are out there in the drowning deep
Sail your sea, meet your storm

All I want is to be your harbor
The light in me will guide you home
All I want is to be your harbor
You've got a journey to make

There's your horizon to chase
So go far beyond where we stand
No matter the distance, I'm holding your hand
Sail your sea, meet your storm

All I want is to be your harbor
The light in me will guide you home
All I want is to be your harbor

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書介:Big Money Thinks Small:Biases Blind Spots and Smarter Investing--大利從小

1) Make decisions rationally  做決定時要理性的做決定
2) Invest in what we know 投資我們了解的標的
3) Worth with honest and trustworthy managers 跟誠實可靠的經理人同工
4) Avoid businesses prone to obsolescence and financial ruin 避免容易過時或是出財務問題的公司
5) Value stocks properly 合宜的評估股票的價值  ---------約珥●迪靈赫斯特(Joel Tillinghast)   

這本書是Fidelity Low-Priced Stock Fund(FLPSX)的經理人約珥●迪靈赫斯特(Joel Tillinghast) 在今年八月出版的作品。市面上似乎還沒有中譯本。迪靈赫斯特進入Fidelity 這家公司工作,是因為有機會跟Peter Lynch通電話,在這個原來預定很短的電話中,卻讓Peter Lynch一談之後,決定在Fidelity 幫他找到一份工作。幾年內,在1989年他就開始管理Fidelity Low-Priced Stock Fund。我想Peter Lynch對迪靈赫斯特大概是那種我們所謂的『貴人』吧?

迪靈赫斯特從1989年至今投資的績效以過去十五年來看,每年的複合成長率,大概比S&P500好上一兩個百分點,因為這基金管理的資產規模有300-400億美元,所以能有這樣的績效,其實是很不容易的事。

先說我很喜歡這本書,覺得它是本傳世之作,我喜望有出版商願意發行中譯本。這本書的內容豐富,我大約介紹如下:

本書的第一部份(第一到第四章)談的主要是投資裡面有關心理的部份---『做決定時要理性的做決定』。在其中作者引用行為財務學的概念來談投資。第二章人類常犯的心理錯誤。第三章談的是賭博,投機跟投資的一些差異。第四章談的是投資要像生意人的問題。

書裡的第二部份(第五到第八章)『投資我們了解的標的』,談的是投資上的盲點跟機會,這些所謂的盲點,假如糊里糊塗闖了進去,很可能血本無歸。然而如果能謹慎利用,因為是其他人的盲點,又可以獲得很好的報酬。其中提到的例子是沒有太多人注意的小公司跟到海外投資。

第三部份(第九到第十二章)談的是『跟誠實可靠的經理人同工』。投資公司時,公司經理人是不是好的代理人的問題。公司經理人是不是持續追求卓越?公司經理人是不是善於分配使用資金(Capital Allocation)?公司經理人品格如何?公司的帳目有沒有問題?

在第四部份(第十三到第十六章),『避免容易過時或是出財務問提的公司』,作者處理的是評估公司價值的經驗談要躲開什麼行業,第十三章是很好的概論。在第十四、第十五章裡,科技股,石油股等不同行業被拿出來當例子來討論困難之處,跟要小心在意的地方。債務的問題在十六章有特別討論。這些其實是估價上蠻實際的問題。

書的第五部份(第十七到第二十一章),『合宜的評估股票的價值』,是實際評估公司價值的例子,成長率,折現率,到底公司經濟上賺多少錢(而不是會計上賺多少錢)。都有很好的討論。第十九章,作者用United Health Group (NYSE:UNH)來討論實際上如何評估一個公司的價值,作者心裡的想法,假設是什麼。這是真正的精華。因為United Health Group (NYSE:UNH) 是Fidelity Low-Priced Stock Fund最大的持股,你可以看到在最簡約的層次上,為什麼Fidelity Low-Priced Stock Fund敢投資這公司並且當成最大的持股。我覺得自己應該複製這樣的投資評估過程,也建議讀者們投資時應該有類似的做法。此外作者還特別用第二十章來討論泡沫,特別值得推薦。第二十一章可說是本書的結論。

這本書內容十分豐富,如果拿這個大綱當骨架,填上肉,我猜可以是一整個學期的研究所課程。有許多作者幾句話帶過的內容其實都有相對應的案例可以做實際上的討論。很少有這種給一般投資大眾閱讀的書有這樣的廣度。然而如果您讀過基本的行為財務學的書,基本的企業價值評估的書,以及有些實際嘗試著去幫一個公司評估價值的經驗,我相信您會更喜歡這本書!

書名: Big Money Thinks Small: Biases, Blind Spots, and Smarter Investing
作者: Joel Tillinghast
出版商: Columbia Business School Publishing
ISBN-10: 0231175701
ISBN-13: 978-0231175708
註: 中文版預計七月十九日上市。
  • 書名:大利從小
    ISBN:9789869650625
    出版社:Smart智富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書介:我會不會講得太隱晦?(Am I being too subtle) ----你有沒有好名聲?

『作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有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善於教導;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溫和,不爭競,不貪財;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提摩太前書 第三章 2-4節
最近我看到有位Packer16(註1)網友推薦這本Sam Zell寫的『我會不會講得太隱晦?』(Am I Being Too Subtle?),Packer16是位我非常佩服的投資人,在網路上追蹤他已經大約十多年了。因為他的推薦,我買了這書來看。

第一次聽到Sam Zell是十多年前買我的第一隻股票Equity Residential (NYSE:EQR)的時候,知道他是這家公司的負責人,是一位房地產大亨。這個投資算成功,只是賣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所得稅,賣得早了,變成要以短期資本利得算稅。因為有這一層經驗,讓我十分好奇想知道Sam Zell會寫些什麼。

這本書是自傳體,作者先談他的父母親的經歷,他們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本是住在波蘭的猶太人。Sam Zell的父親是穀物商人,因為工作必須在歐洲各國到處跑,也因此對國際局勢比較了解。Sam Zell的父親了解到希特勒對猶太人的恨意,因此一直勸家族的親友一起離開波蘭,然而安土重遷的家人們並不願意。

當Sam Zell的父親聽到納粹德國跟蘇聯簽訂了德蘇互不侵犯條約時,他知道波蘭馬上就會被這兩個國家夾擊,因此馬上開始逃離波蘭。結果Sam Zell的父親的判斷完全正確,他們是坐最後一班火車逃到立陶宛的猶太人。儘管逃到了立陶宛,Sam Zell的父親判斷這還是不安全,雖然還是有不少猶太人選擇留在立陶宛,Sam Zell的父親決定再遷移,透過日本駐立陶宛代領事杉原千畝(註2)的幫助,他們輾轉逃到了美國,在美國開始了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不幸的是,他們的家人,沒有選擇離開,因此大多在希特勒的集中營中被害了。

接著Sam Zell用他自己的經歷,有成功的有失敗的,來談他的投資之道以及他做人做事的方法。我想我不在這裡把內容先說出來,因為Sam Zell很會講故事,讀者讀他寫的,會比讀我轉一手再寫下來的有趣多了。

在這書的最後一章,Sam Zell列下來他成功的原則,我把這部份整理如下:
  • 要準備好轉變並抓住方向 (Be ready to pivot)
  • 保持簡單(Keep it simple)
  • 有開放性的眼光跟心胸(Keep your eyes and mind wide open)
  • 做領頭的人(Be the lead dog)
  • 做(道德上)對的事(Do the right thing)
  • 有好名聲(Shem Tov)
  • 重視忠誠(Prize Loyalty)
  • 別太自以為了不起(Don't take yourself too seriously)
  • 全力以赴(Go all in)
這些項目都不難理解,唯一比較不易理解的是有好名聲(Shem Tov)這一項。Sam Zell再三強調他的父親因為有好名聲(Shem Tov)所以在逃難的過程中許多過去有生意的來往的人,願意幫助他。

因為好名聲(Shem Tov)這一項是指猶太人文化中的有好名聲,而且不是只是談到一般大家講『有名氣』。也許用個例子比較容易說明。最好的例子之一是使徒保羅在提摩太前書中談到教會監督(長老)資格的時用的描述。使徒保羅是猶太人,受的是最正統的猶太教育,他描寫教會監督(長老),他的說法是:『作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有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善於教導;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溫和,不爭競,不貪財;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所以這個並不是一般社會上單單事業成功帶來的『名氣』。而是看一個人是不是一個完整的人。

而Sam Zell在書中提到,『聲譽是你最要緊的資產。』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既然是幫人投資錢財,好的聲譽就更是要緊。他曾經因為現金週轉上的困難必須去跟多年的合作夥伴也是房地產界的前輩Jay Pritzker(註3) 借五千萬美金。Sam Zell向Jay Pritzker 解釋他現金週轉的困難。Jay Pritzker聽完了只說了句:『Fine。』就借了他五千萬美金。假如不是有好的聲譽,我想這樣的事不會發生。

我是個工程師,我回想自己的職涯,也有幾次經歷,客戶是看到過去合作的經驗,也看到公司的好名聲,因此存著耐心來等待好的結果,沒有造成公司間合作的困難。我想有『好名聲』這件事,是個要牢記在心的功課。畢竟真正要緊的事,是不能出錯的,而客戶對我們的信心不是建立在我們是不是在過去有一點一滴地去建立並且維護自己的名聲嗎?

你的名聲如何呢?你有沒有好名聲?

希望有書商會發行中文版,嘉惠讀中文的網友。

作者:Sam Zell
書名:Am I being too subtle?
ISBN:9781591848233


註1: Packer16的投資績效非常卓越,IRR從2000年至今是26%/年,過去十年是29%/年,過去五年是46%/年。他的職業是做Business Valuation,投資是一個衍生的活動,他最近要開一個避險基金,叫潘霍華基金。名字是記念因為反抗希特勒而被納粹處死的潘霍華牧師

註2:杉原千畝(1900年1月1日-1986年7月31日),日本岐阜縣出身,日本外交官,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任日本駐立陶宛代領事,期間大量發出過境簽證給猶太人,拯救了逾6,000名猶太人,有「日本的辛德勒」之稱。

註3:Jay Pritzker是房地產大亨,君悅酒店(Hyatt Hotel)的創辦人,他設立了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被稱為建築界的諾貝爾獎。

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介紹一本實用的書---『矩陣式存股法』-----『我想學投資,我該先讀那一本書?』 之四

我在一家待遇雖然不見得可以跟國際接軌,但是在台灣已經是很不錯的公司工作,因為公司在國際上算得上是有競爭力,而對員工也不小氣,基本上可以吸引到不少很優秀而志同道合的年輕朋友們來加入公司。

然而在公司十年下來,卻也幾度有同事朋友們問我理財投資的問題,我現在想想,這些同事都在公司有將近十年以上工作的經驗,工作上的表現都很優秀,在公司裡也都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在經濟上比起剛工作的年輕人是應當更加富裕的。然而卻是這樣的同事向我提到理財投資這方面的問題。之所以如此我想一方面年輕同事大概沒有跟我熟到會來問這方面問題,畢竟這是個比較私人的問題。另一方面我想有了十年以上工作的經驗的同事們,有些理財的經驗,也比較會覺得有這方面的需要。

不過可惜的是台灣的學校教育似乎不包含簡單的理財與投資教育。我的這幾位朋友們收入在台灣就業人口中,絕對是在前百分之十的族群,看他們的生活習慣也都是量入為出,省吃儉用。因此家中積蓄絕對是有的。然而忙碌的工作佔據了他們大部份的時間,假日的時間給了家人之後,其實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多想投資這方面的事,他們不但是有餘力可以投資,同時也會覺得有這方面的需求。

我從他們問的問題中,觀察到的是他們對於市面上一般投資建議並不滿意。這些朋友們在高科技業工作,做的又是世界級的科技,邏輯思考正是他們的強項,而對於在高度不確定性下做決定一點也不陌生。可是市面上的許多投資建議對他們而言,或是不見得合乎邏輯,或是過度低估投資的不確定性,所以他們看了總會察覺到方法上的問題以及誇大之處。正因為沒有看到合理的而可執行的投資建議,因此他們對於投資這件事總是覺得心中不踏實。

有趣的是當我用工作上做實驗當做比喻,跟同事們聊投資,如何用邏輯的思維思想投資,如何把『投資』當成實驗,如何思考不同的投資的景況(scenario),並且針對這些景況,事先決定對策來降低風險時,我注意到同事們的反應十分正面。或許這是因為這樣的做法跟他們每天工作上要面對的問題的樣式是相當類似的。只是我投資上的事幾乎可說是摸索自學的,因此我並沒有一套固定的標準程序,我想我能談的只是例如邏輯思考以及風險管理之類的『精神』,具體方法多半是我隨機應變,摸著石頭過河摸出來的,實在不知如何說起。

幾年前我曾經推薦過雷浩斯先生的好書『存好股又賺波段』,幾個月前雷浩斯先生告訴我他正在撰寫新書,我就很希望能夠有機會拜讀。承蒙雷浩斯先生惠賜我他的新書『矩陣式存股法』,我實在是十分幸運。

這本新書如同前一本書,一大特點就是可以按照書中的章節,按部就班的去實際分析一個公司的股票。另外一個我很喜歡的是作者很明白的告訴讀者什麼是不可知的,什麼是沒有辦法直接克服,而必須以風險管理的方式來處理的。這是我特別喜歡的一點。

孟格曾經說:『華人喜歡靠「運氣」,如果華人改成了解「機率」,會有更好的成果』我想如果讀者們能認知到自己的局限,認知到投資績效要比大盤好是很難的,明白投資也是種技能,儘管機率的成份不低,把投資當賭博是失敗的開端,認識到便宜的股票不是天天都買得到的,了解到每個投資的決定因為未來無法預知,總是會有不確定性。然後能按照書上的教導去做,應該會有令人滿意的投資的結果。特別要提的是,這不是要讀者按照書裡有提到,看來正面的股票,蒙著眼睛下注。假如您這樣做,就好像是家裡有個聚寶盆,盆裡有些東西,你卻把東西倒出來,然後把聚寶盆丟掉。

要知道市面上推薦股票的機構以及人物很多,有些是別有用心找人出貨。然而即使推薦的人是出於善意推薦投資標的,時空不同,個人承受風險的能力不同,對於推薦者合適的股票,可不見得對讀者也合適。假如您過去有看到報紙上談什麼股票就心癢難搔的想購入的習慣,我想這書更是值得推薦。我相信只要您能照著去檢視這些被推薦的股票,必定可以避開許多『陷阱』。




作者:雷浩斯
出版商:智富
ISBN: 978-986-7283-849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 談公司的清算

我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檔案中找到一份文件,看來像是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在幫葛拉翰(Benjamin Graham)做事時寫下來的報告,大概是呈上去給葛拉翰批准。看來是他工作的Graham-Newman 以及Newman&Graham有些內規,用來評估在公司有現金可以清算的情況下,是不是值得投資。就翻譯分享一下。我不是專業人士,假如翻得不好,甚至有錯,尚請指正。
手上有錢的公司清算時的標準
  1. 根據估計的時間跟會收到的報酬,年化的報酬率應該至少要有15%-20%。
  2. 不管算出來的報酬率是多少,市價跟估計出來清算的結果應該要有幾塊錢的差別。
  3. 假如正在打官司中─持有的證券的公司在這期間中應該要能繼續賺點錢,或者至少不會虧損很多錢。
  4. 虧損錢的可能性應該要很小。應用葛拉翰的特殊情形公式(Graham's formula on special situations)
  5. 持有的證券必須是公司清算時是第一順位清償的。不要次級證券。
注:最好在清算的第一次付款之前再購入,因為大部份的錢可以拿回來,而剩餘下來的成本低,增加報酬率。
警告:主要因為來自於專門投資這一類清算情形的專家的競爭,清算不像以前一樣有利可圖 。
把以上的標準牢記在心,我檢視了我們的持股,看來依據我們的數字跟報告,Wealdon 公司仍然令人心動。 
我們現在持有$28500,或是說Graham-Newman持有1500股,而Newman&Graham持有$68000,或是說3596股。 
我們的平均成本 19   
市價18又7/8 
估計的清算價值 23 
時間 一年
年化報酬率: 21%
 看來很可能一個很大的款項估計$15-$20在一年之內就會付出來,要讓我們能確定公司經理人想法跟我們一致,我會建議勞倫司、凱塞爾(Lawrence Kessel)跑一趟巴爾的摩(Baltimore),拜見小華頓( J. B. Wharton Jr.) 這公司的司庫,他是主事者。 假如無法這樣做,建議給他打通電話。
假如我們得到的新消息是令人滿意的,我相信我們該把Graham-Newman的持股增加到$50000,而Newman&Graham的持股增加到$100000。
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
1952年5月16號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節譯巴菲特在2016年Berkshire Hathaway 給股東的信中對庫藏股的看法

巴菲特的2016年的給股東的信出來了,假使你不是波克夏的股東,而對波克夏本身的生意也不是太有興趣,我覺得這段有關購入庫藏股的討論會是最有用的,因此簡單的翻譯了一下,希望您喜歡。
在投資界,有關庫藏股的討論常常令人激動起來。但是我會建議參與這辯論的人先做個深呼吸:評估進行庫藏股是不是好主意並不是那麼的複雜。 
從現在的股東的角度說,進行購入庫藏股是有好處的。儘管以每天來說,這些收購庫藏股的舉動影響很小,但是對賣家來說在市場中多個買家總是好的。 
對於沒賣股票選擇繼續持有下去的股東而言,收購庫藏股只有在收購價格低於股票的內在價值時才划算。當遵守這原則時,剩下的股份的內在價值時立刻就上升。做個簡單的比喻,假設三個有一樣股份的合夥人,一起擁有有一個值3000元的公司,其中一個把他的股份以900元賣給了合夥的公司。這時剩下的兩位合夥人,馬上就各自有了50元的利潤。相反的,假如是付給這位要離開拆夥的合夥人1100元的話,剩下的合夥人,馬上就有了50元的損失。這一套數學計算,同樣可以適用在大公司以及它們的股東上。 因此,購回庫藏股這個動作對留下的股東們來說,到底是提昇價值還是摧毀價值這個問題的答案,完全是取決於購回的價錢。 
正因為如此,讓人不解的事情是,一般公司宣佈購回庫藏股時,並不會宣佈在怎麼樣價錢以上就不再購回庫藏股。假如公司的經理人是去買其他公司時,就一定不會是這樣做的。在那一種情況下,價錢一定會是決定買或不買的考量因素。 
然而當執行長跟董事會要買回自己公司的一小部份時,他們卻常常不在乎價錢到底是什麼。假如他們是管理一個只有幾個所有人的未上市公司,當他們在考慮購回其中一位所有人的份時,他們也會這樣地不在乎價錢嗎?當然不會。 
有件要緊的事情是,在兩種特殊情況下,儘管公司的股價被低估了,還是不應該收購庫藏股。一種情況是當公司需要所有的錢來保護或是擴充營運,而且同時情況不合適增加舉債的時候。這個時候,公司內部的需要應該要優先。當然,這個例外的情況是假設花用了需要的開銷之後,公司會有不錯的未來。 
第二個例外是,這是比較不常見的,當購買另外一個事業(或是做另外一個投資)帶回來的價值,會比購回庫藏股帶回來的價值更高。很久以前Berkshire自己常常要評估這兩種選擇。但是以我們今天的規模,這個問題不大可能會出現。 
我的建議:在討論購入庫藏股之前,執行長跟董事會應該站在一起,手拉著手,同聲一起宣告說:『在一個價錢是聰明的,在另外一個價錢卻是笨的。』
我個人曾經介紹過一個公司,這公司的股價被相當的低估,在過去這一年多裡,這公司不斷以低於淨值的價錢購回庫藏股。宣佈了六次,次次買足,大約買回了原來市面上二十分之一的股份,而同時把這公司手上已經達到合理價錢的投資賣掉。這種做法完全跟巴菲特的說法一致。

這投資的市價遠低於淨值,而同時公司經理人的分配資本的作為跟巴菲特的思維類似,儘管股價上上下下,我還是十分安心的抱著。因為我看的是經理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