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3的文章

股價暴跌與飆漲

昨晚我的兩個持股,一個飆漲,另外一個暴跌。一般而言,股價大漲或大跌,都是因為有些新的資訊出來,因此投資人正在試著要決定如何將新的資訊反映到股價上。然而昨晚我卻找不到明顯的原因來解釋,為什麼這兩隻股票會發生飆漲跟飆跌的現象。

先談壞消息好了,(其實或許是好消息),我有一隻個人帳戶的持股,叫做Alliance Healthcare Services, Inc. (NASDAQ: AIQ), 股票是今年五月中下旬買的,購入的成本價是一股$12.48。購入之後就慢慢一路上漲,因此我買得不多。到了前天晚上,收盤價來到了一股$31.61。

有趣的是昨晚一個晚上竟然跌了一股$6.04,跌到了一股$25.57,也就是一個晚上股價跌了19.11%。見下圖。

查查新聞媒體,卻又查不到什麼新資訊。第三季的法說會應該是快到了。我非常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下表是比較AIQ跟另外一家類似的公司,看起來AIQ似乎不貴。下表中的第一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A),是假設AIQ的EV/EBIDTA跟它的競爭者一樣。表中的第二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B),是假設AIQ的EV/EBIDTA,會變成跟它今天自己以及它的競爭者的平均值。
看來這公司應該值大約$35以上吧。即使是$35一股,Market Cap/Free Cash flow 也只是大約6.75倍。也許該根據第三季法說會的結果做些調整。




好消息則是(這或許其實是個壞消息):另一隻股票Awilco Drilling PLC(OTC:AWLCF)剛好相反,是今年九月底以每股$18.50買的,購入之後也是就一路上漲,因此也是買得不多。到了前天晚上,收盤價已經來到了$21.10一股。結果有趣的是昨晚一個晚上漲了一股$3.30,漲到了一股$24.40,也就是一個晚上股價竟然漲了15.64%。見下圖。

查查新聞媒體,卻又查不到什麼新資訊來解釋,股價為什麼飆漲。
把這公司跟四大家從事海上鑽油的公司來做比較,股價似乎已經逐漸靠近了合理的價格。見下表。
下表中的第一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A),是假設AWLCF的EV/EBIDTA來到跟它的競爭者Transocean(NYSE:RIG)一樣。第二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B),是假設AWLCF的EV/EBIDTA,會變成跟它今天自己以及它的競爭者的平均值一樣。第三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

非本人帳戶2013年九月底持股 及持股比重

自2005年起非本人帳戶跟先鋒 S&P500 Index 基金累計績效的比較
以下為非本人帳戶2013年九月底持股及持股比重

AIG-WT: American Internal General (NYSE: AIG) 世界級的保險公司,因為承保次級房貸,差點倒了。在美國財政部的監督下進行重整,購入時股價遠低於淨值。CEO有整頓Metlife的經驗。AIG-WT是TARP Warrants,履約價是$45,有效期限到2021年一月中。 現在每股淨值大約$66,過去四季的ROE只有7%,公司ROE的目標是在2015年達成10%。 假如我們假設2014年ROE是8.5%,2015-2020年ROE是10%,到2020年每股淨值大約$126。假如股價回到淨值,那麼AIG-WT會值$81(=$126-$45)。預估大約相當於22.2%一年的複合成長率。九月三十日AIG的收盤價是$48.63,如果持有AIG普通股本身,則預估大約相當於14%一年的複合成長率。 這增加的回收是靠財務槓桿而來的,然而這比去『融資』來投資安全多了,沒有被『斷頭』的風險。 ALSK: Alaska Communications Systems Group (NASDAQ:ALSK) 阿拉斯加州的電話公司,Valueline說每股大約值$3.5。這是家過度財務槓桿的公司,現在要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公司一方面賣掉一半無線業務來換現金減債,一方面正在想辦法降低債務的利率,來減少利息支出。 AMBCW: Ambac Financial Group (NASDAQ:AMBC) 股價受波多黎各債券影響。然而波多黎各已經著手增加稅收,減少開支,來減少赤字。 AMBCW是Warrants。有可能在第四季賣掉AMBCW換成同樣股價受波多黎各債券影響的MBIA(NYSE:MBI)來減少所得稅。 ATUSF:Altius Minerals Corp (OTC: ATUSF; Toronto: ALS) 加拿大的礦業公司,找到可能的開礦地點就賣掉,然後在合約中針對營收來抽成。 AWLCF:Awilco Drilling Plc (OTC: AWLCF; Oslo: AWDR) 擁有兩座北海的鑽油平台,未來兩年,每季應有$1現金股利,殖利率高於20%。 BAC:Bank of Ameirca Corporation …

Dr. Andrew Weiss 的一場演講: 價值投資:『做不是自然而然的事』---Part 2

Andrew Weiss 博士是位極其傑出的避險基金經理人,同時又是位優秀的經濟學家。他常被哥倫比亞大學的Prof. Bruce Greenwald邀請到哥倫比亞大學的價值投資班演講。 這些演講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價值投資班的網站,也都可以找得到。

承接前一部份的演講,價值投資是:『做不是自然而然的事』的第二大原因是因為價值投資是讓人心中不舒坦的;要很有紀律的作分析是一件情緒上壓力很大的事。大部分的人寧可買有『題材』的股票。例如治癌的新藥的公司,開新礦的公司等等。可以跟朋友吹噓。我們所做的其實不是那麼令人興奮,然而長期以來卻是賺更多的錢。

從人類進化的角度來看,讓人在物競天擇上成功的要素以及讓人能在投資上成功的要素,並不是一致的。甚至說,這些人類進化的遺產,有時反而成為我們要成功地投資的攔阻。

Weiss 博士用了以下的例子來對比顯示出他的觀點。

第一個例子是用『避免不確定性』來對比上『避免風險』:
『避免不確定性』:要避免政治上的,法律上的,以及其他無法量化的『風險』。衍生出來的是說要買『穩健扎實』的公司的股票。『避免風險』:不管什麼樣的證券,總是會有個夠低的價錢,這個夠低的價錢是會增加風險調整過後的報酬率的。有特質的(idiosyncratic)風險是好的。不需要一定去買所謂的『穩健扎實』的公司的股票。 第二個例子是,『口號』對比上『邏輯引領的分析』:
『口號』:投資人常常會聽到一些『口號』,可是這些『口號』其實是沒有邏輯上的根據的。例如『下停止損失委託單("stop loss order")』,要『獲利了結』(take profits),『帳面上的收益跟損失(paper gain or loss)並不是真的。』『邏輯引領的分析』:『邏輯引領的分析』則告訴我們發生過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停止損失委託單被執行時,損失已經發生了。不管我們是要買還是要賣股票,我們應該看的是股票的價值是否被低估。因此不管過去買的價錢是比今日的價錢高(所謂停損時)或是比今日的價錢低(所謂獲利了解時),其實是不相干的。而帳面上的收益跟損失,假如今天要賣當然是真的。 跟著Weiss 博士又用了另一組例子來做『口號』跟『邏輯』的對比:
『口號』:另外兩個常聽到的『口號』是,『市場懲罰貪心的人』跟『做多的人賺錢,做空的人賺錢,豬(貪心的人)任人宰割賠錢。』『邏輯』:『邏輯』告訴我們,『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