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一些持股的第三季法人說明會跟網聚

聽了幾場法說會跟參加了一場有趣的網聚。趁著印象還清楚,寫下來記錄心中的想法,以便將來參考。

Alaska Communication (Nasdaq: ALSK)
Alaska Communication 公佈了第三季的財報,第三季的大事是,賣了三分之二的AWN給了General Commuication。開始收到AWN的特別股的股利。然而公司沒有提供Pro Forma的財務數字,因此估算營運的情況跟前景,都有些困難。有網友提供了三個不同券商的研究報告,三家券商都對此覺得困難。營運上公司也說明,辦公室的營運有些問題,結果有些該進來的營業額沒進來。公司估計今年自由現金流應在兩千到兩千五百萬美元的區間的上緣。公司十一月十五號的市值是一億零一百萬美元。看來好像便宜,然而今年有這一堆一次性的事件,到底有多少代表性。 這是家有不少債務的公司,如果現金流大減,會是大問題。也難怪在公司沒辦法說清楚明年的營運目標之前,股價會重挫。

Alliance Healthcare System (Nasdaq:AIQ)
Alliance Healthcare System 的營運大多如預期。在第三季發利息低的新債還利息高的舊債,約可每年減少五百萬美元的利息支出。公司同時宣佈下調第四季資本支出。這公司十一月十五號的市值是二億六千五百萬美元。過去十二個月債務則減少了四千三百萬美元。 如果市值的增加能跟債務減少一樣,未來十二個月市值應可增加十六到十八個百分點。

Awlico Drilling (OTC:AWLCF)
Awlico Drilling 營運多如預期。 上調本季現金股利到一塊一毛錢。十一月十五號的收盤價是二十二點二八元。現金股利殖利率約百分之二十。因為旗下鑽油平台的租金將要上修,我的猜測是公司或者會減債或是再調高現金股利。

MBIA (NYSE:MBI)
MBIA的第三季法說會,有趣的不是業績,而是底下三件事。第一,公司現在沒有計劃要增資發行新股。第二,跟債券評等機構的交涉持續進行中,公司仍然肯定原來預計十一月到明年二月的這段期間中會完成交涉,讓公司的信用評等可以上調。上調之後,公司才能回到市政債券的市場做承保的生意。此外RESCAP的重整十一月可以完成,一般市場預計RESCAP會要分期付MBIA八億美元。股價在公司法說會後從十一點六五美元一股起漲,十一月十五號漲到了十二點九美元一股。看來第二季法說會…

非本人帳戶2013年十月底持股--兼談American International General (NYSE:AIG)

以下是自2005年起,至十月底非本人帳戶跟先鋒 S&P500 Index 基金(VFINX)累計績效的比較:
以下為非本人帳戶2013年十月底持股及持股比重:

持股上並沒有大的調整。只有做了幾個小的調整。
賣出AMBCW,實現了資本上的損失,以所得的款項購入MBIA(NYSE:MBI),這基本上是為了所得稅的考量。這兩個公司有類似的業務,股價被類似的原因拖累。賣出大約1/5的Sandridge(NYSE:SD)。這基本上也是為了所得稅的考量。最早購入的Sandridge的成本是最高的,因此以大約~$6.85一股先賣出,來實現資本上的損失,以便抵減2013年度的資本利得。賣出HSGFX,實現了資本上的損失,HSGFX是個保守性的投資,在股市大漲時,承擔了不少的損失,決定先改成持有現金。同時抵減2013年度的已實現的資本利得。賣出General Communication (NASDAQ:GNCMA),以所得的款項購入Alaska Communication(NASDAQ:ALSK)。起初購入General Communication是因為在每股$3.5賣了Alaska Communication,用所得的股款購入的,現在Alaska Communication跌回每股$2.5左右,先換回來再說。購入Alliance Healthcare (NYSE:AIQ)。理由詳見前文不再贅述。加碼Awilco Drilling (OTC:AWLCF)。理由詳見前文不再贅述。RGT是RVT的一個spinoff。並非新購入的持股。NRG跟LUK的call是持有現股,賣空secured call。市價低於成本價,因此是獲利。 比較有趣的是,在十月三十一號收盤後American International General (NYSE:AIG),宣佈了第三季的業績成果。第二天股價從$51.65跌到了$48.28。一天之內整整跌了6.52%。畢竟AIG在持股中有最大的比重,因此就借這個機會來反省一下。 

投資AIG的理由可以由底下這張Bernstein公司分析師所預備的圖完全說明:
基本上,越高的ROTE表示同樣一單位的Tangible 淨值,獲利能力越高,因此股市的投資人將會願意付出較高的價錢來購入。因為AIG Tangible的淨值跟淨值是一樣的,所以對AIG來說Return o…

股價暴跌與飆漲

昨晚我的兩個持股,一個飆漲,另外一個暴跌。一般而言,股價大漲或大跌,都是因為有些新的資訊出來,因此投資人正在試著要決定如何將新的資訊反映到股價上。然而昨晚我卻找不到明顯的原因來解釋,為什麼這兩隻股票會發生飆漲跟飆跌的現象。

先談壞消息好了,(其實或許是好消息),我有一隻個人帳戶的持股,叫做Alliance Healthcare Services, Inc. (NASDAQ: AIQ), 股票是今年五月中下旬買的,購入的成本價是一股$12.48。購入之後就慢慢一路上漲,因此我買得不多。到了前天晚上,收盤價來到了一股$31.61。

有趣的是昨晚一個晚上竟然跌了一股$6.04,跌到了一股$25.57,也就是一個晚上股價跌了19.11%。見下圖。

查查新聞媒體,卻又查不到什麼新資訊。第三季的法說會應該是快到了。我非常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下表是比較AIQ跟另外一家類似的公司,看起來AIQ似乎不貴。下表中的第一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A),是假設AIQ的EV/EBIDTA跟它的競爭者一樣。表中的第二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B),是假設AIQ的EV/EBIDTA,會變成跟它今天自己以及它的競爭者的平均值。
看來這公司應該值大約$35以上吧。即使是$35一股,Market Cap/Free Cash flow 也只是大約6.75倍。也許該根據第三季法說會的結果做些調整。




好消息則是(這或許其實是個壞消息):另一隻股票Awilco Drilling PLC(OTC:AWLCF)剛好相反,是今年九月底以每股$18.50買的,購入之後也是就一路上漲,因此也是買得不多。到了前天晚上,收盤價已經來到了$21.10一股。結果有趣的是昨晚一個晚上漲了一股$3.30,漲到了一股$24.40,也就是一個晚上股價竟然漲了15.64%。見下圖。

查查新聞媒體,卻又查不到什麼新資訊來解釋,股價為什麼飆漲。
把這公司跟四大家從事海上鑽油的公司來做比較,股價似乎已經逐漸靠近了合理的價格。見下表。
下表中的第一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A),是假設AWLCF的EV/EBIDTA來到跟它的競爭者Transocean(NYSE:RIG)一樣。第二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B),是假設AWLCF的EV/EBIDTA,會變成跟它今天自己以及它的競爭者的平均值一樣。第三種假設的情形(Scenario …

非本人帳戶2013年九月底持股 及持股比重

自2005年起非本人帳戶跟先鋒 S&P500 Index 基金累計績效的比較
以下為非本人帳戶2013年九月底持股及持股比重

AIG-WT: American Internal General (NYSE: AIG) 世界級的保險公司,因為承保次級房貸,差點倒了。在美國財政部的監督下進行重整,購入時股價遠低於淨值。CEO有整頓Metlife的經驗。AIG-WT是TARP Warrants,履約價是$45,有效期限到2021年一月中。 現在每股淨值大約$66,過去四季的ROE只有7%,公司ROE的目標是在2015年達成10%。 假如我們假設2014年ROE是8.5%,2015-2020年ROE是10%,到2020年每股淨值大約$126。假如股價回到淨值,那麼AIG-WT會值$81(=$126-$45)。預估大約相當於22.2%一年的複合成長率。九月三十日AIG的收盤價是$48.63,如果持有AIG普通股本身,則預估大約相當於14%一年的複合成長率。 這增加的回收是靠財務槓桿而來的,然而這比去『融資』來投資安全多了,沒有被『斷頭』的風險。 ALSK: Alaska Communications Systems Group (NASDAQ:ALSK) 阿拉斯加州的電話公司,Valueline說每股大約值$3.5。這是家過度財務槓桿的公司,現在要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公司一方面賣掉一半無線業務來換現金減債,一方面正在想辦法降低債務的利率,來減少利息支出。 AMBCW: Ambac Financial Group (NASDAQ:AMBC) 股價受波多黎各債券影響。然而波多黎各已經著手增加稅收,減少開支,來減少赤字。 AMBCW是Warrants。有可能在第四季賣掉AMBCW換成同樣股價受波多黎各債券影響的MBIA(NYSE:MBI)來減少所得稅。 ATUSF:Altius Minerals Corp (OTC: ATUSF; Toronto: ALS) 加拿大的礦業公司,找到可能的開礦地點就賣掉,然後在合約中針對營收來抽成。 AWLCF:Awilco Drilling Plc (OTC: AWLCF; Oslo: AWDR) 擁有兩座北海的鑽油平台,未來兩年,每季應有$1現金股利,殖利率高於20%。 BAC:Bank of Ameirca Corporation …

Dr. Andrew Weiss 的一場演講: 價值投資:『做不是自然而然的事』---Part 2

Andrew Weiss 博士是位極其傑出的避險基金經理人,同時又是位優秀的經濟學家。他常被哥倫比亞大學的Prof. Bruce Greenwald邀請到哥倫比亞大學的價值投資班演講。 這些演講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價值投資班的網站,也都可以找得到。

承接前一部份的演講,價值投資是:『做不是自然而然的事』的第二大原因是因為價值投資是讓人心中不舒坦的;要很有紀律的作分析是一件情緒上壓力很大的事。大部分的人寧可買有『題材』的股票。例如治癌的新藥的公司,開新礦的公司等等。可以跟朋友吹噓。我們所做的其實不是那麼令人興奮,然而長期以來卻是賺更多的錢。

從人類進化的角度來看,讓人在物競天擇上成功的要素以及讓人能在投資上成功的要素,並不是一致的。甚至說,這些人類進化的遺產,有時反而成為我們要成功地投資的攔阻。

Weiss 博士用了以下的例子來對比顯示出他的觀點。

第一個例子是用『避免不確定性』來對比上『避免風險』:
『避免不確定性』:要避免政治上的,法律上的,以及其他無法量化的『風險』。衍生出來的是說要買『穩健扎實』的公司的股票。『避免風險』:不管什麼樣的證券,總是會有個夠低的價錢,這個夠低的價錢是會增加風險調整過後的報酬率的。有特質的(idiosyncratic)風險是好的。不需要一定去買所謂的『穩健扎實』的公司的股票。 第二個例子是,『口號』對比上『邏輯引領的分析』:
『口號』:投資人常常會聽到一些『口號』,可是這些『口號』其實是沒有邏輯上的根據的。例如『下停止損失委託單("stop loss order")』,要『獲利了結』(take profits),『帳面上的收益跟損失(paper gain or loss)並不是真的。』『邏輯引領的分析』:『邏輯引領的分析』則告訴我們發生過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停止損失委託單被執行時,損失已經發生了。不管我們是要買還是要賣股票,我們應該看的是股票的價值是否被低估。因此不管過去買的價錢是比今日的價錢高(所謂停損時)或是比今日的價錢低(所謂獲利了解時),其實是不相干的。而帳面上的收益跟損失,假如今天要賣當然是真的。 跟著Weiss 博士又用了另一組例子來做『口號』跟『邏輯』的對比:
『口號』:另外兩個常聽到的『口號』是,『市場懲罰貪心的人』跟『做多的人賺錢,做空的人賺錢,豬(貪心的人)任人宰割賠錢。』『邏輯』:『邏輯』告訴我們,『市場…

Dr. Andrew Weiss 的一場演講: 價值投資:『做不是自然而然的事』---Part 1

Andrew Weiss 博士是位極其傑出的避險基金經理人,同時又是位優秀的經濟學家。他常被哥倫比亞大學的Prof. Bruce Greenwald邀請到哥倫比亞大學的價值投資班演講。 這些演講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價值投資班的網站,也都可以找得到。

幾年前我有機會透過網路聽到這一場他的演講,覺得很有收穫。前幾天注意到雖然影片本身已經找不到了,他當時用的投影片在網路上卻還找得著。 憑著記憶跟這份網路上找到的投影片,我花了些時間整理出一份摘要,或許對有意於從事價值投資的朋友們有幫助。

價值投資是:『做不是自然而然的事。』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日常生活的規則跟我們投資股票時需要用的邏輯帶領的分析方法是很不一樣的。Weiss 博士用五組對比來突顯這日常生活的規則跟邏輯帶領的分析方法的差異。

第一組對比是:
日常生活的規則: 避開沒人去的餐館,因為這樣的餐館大概做得不好。畢竟在日常生活中好的產品一般是受歡迎的。此外有些產品因為網路效力的外部性的緣故,會因為你的朋友都使用或擁有而變得更有價值,因此買朋友買的東西在日常生活中是有道理的。 在這裡,印象中Weiss 博士舉了Ebay做例子。邏輯帶領的分析:在股市中,股票的人氣已經反映在股票的價格上了。並且買股票並不是要買現在受歡迎的股票,而是要買將來會變得受歡迎的股票。也因為如此,去買朋友買過,已經漲過的股票並不會對提升風險調整過後的報酬率有幫助。相反的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那一些公司,因為價格已經漲上去了,可能更具風險。 第二組對比是:
日常生活的規則: 人的直覺在日常生活中對做一些決定是有用的。舉例來說,在日常生活中要判斷並且決定遇上的人是不是有敵意的時候,直覺是有用的。邏輯帶領的分析:然而對於需要用邏輯來思考時,直覺沒有什麼幫助。因為在股市中股價已經反映了絕大多數人的直覺,所以除非有跟別人不一樣的直覺,運用直覺本身是沒有幫助的。Weiss 博士甚至說他如果直覺上說投資該如何做,他會去研究是不是該反其道而行。 第三組對比是:
日常生活的規則: 我們被教導要相信自己,要顯露出自信讓周遭的人看到,而一般而言,樂觀的人是受歡迎的。邏輯帶領的分析:則告訴我們應該知道自己能力的極限,要自己懷疑自己並反省自己。要記得提醒自己在買賣股票時,跟你作買賣的對方,很可能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第四組對比是:
日常生活的規則:日常生活的規則告訴我們,要跟大家有共識,…

書介─You Can Be a Stock Market Genius Even if You're Not Too Smart: Uncover the Secret Hiding Places of Stock Market Profits (你也可以成為股市天才)

做為一位價值投資者,能在二手書店買到值得的絕版好書,是再開心不過的事了。這本書我在十多年前曾聽人推薦過,然而當時已經絕版。有一天我在"Half Price Book Store"幫小孩買書的時候, 無意間找到一本。 當時迫不及待,花了七塊美金買了下來,帶回家中就馬上廢寢忘食的看。

對網友來說,幸運的是這書後來再版了。甚至也有中文簡體字版。下面兩張圖分別是英文版第二版跟中文簡體字版的封面。我的書則是第一版,長得像上面那張圖。

Title: You can be a Stock Market Genius Uncover the Secret Hiding Places of Stock Market Profits
作者:Joel Greenblatt
Publisher:Touchstone
ISBN-10: 0684840073; ISBN-13: 978-0684840079 (英文版)

書名:股市天才︰發現股市利潤的秘密隱藏之地
作者:喬爾‧格林布拉特
出版商:中國青年出版社
ISBN:9787500698159(中文簡體版)

這本書主要是談一些股票市場中比較容易沒有效率的地方。也就是因為這些地方是比較沒有效率的,因此比較容易找到好的投資機會。

第一章基本上談的是,為什麼職業的投資經理人很難打敗大盤指數。作者舉了一個他的朋友的例子來說明,職業的投資經理人因為掌管的錢很多,因此真正能買的股票要市值夠大而且流通性夠好才行。作者的朋友當時管理一個資產有美金一百二十億元的基金(註:這是1997年出版的書,假設這是1997年的數字的話,大約相當於現在2013年的一百七十五億美元,也就是大約是臺幣五千兩百五十億元)。

假如投資組合要有一百支股票的話,這一百支股票平均每支要能投資一億兩千萬美金。在當年的美國股市大約有八千五百支股票。然而市值超過十億美金的卻只有一千兩百支。這就排除了許多便宜但市值太小或者流通性不夠的股票。畢竟市值太小的股票買了進來,以這樣的大型基金而言,就算能在不推高股價的情況下買進來,大概也賣不出去。

因此作者的朋友變成只能在一千兩百支股票夠大的標的中挑比較好的一百支股票。平心而論,很難想像這樣的方式會是個好的投資方式。作者跟著指出,散戶卻是不受這樣一個限制的。因此這是散戶的一大優勢。

第二章基本上談的是說股市中成功的人有好一些,例如…

我的Level 3 Communications (Nasdaq: LVLT) 的故事

有朋友要我談一談我的Level 3 Communications (Nasdaq: LVLT) 的故事,想想也好,事情已經隔了大約十年,所牽涉的金錢也不多,似乎沒有不能談的原因。只是事隔多年或許記憶會失真,因此寫下這故事,我儘量參考我的記帳本以及過去這公司發佈的新聞,以免記憶失真。但是有些買賣是在退休帳戶做的,沒有留下記錄,只能憑記憶寫下來,希望沒有失真太多。

在談我的故事之前,我想應該先談談Level 3 Communications 這家公司,這樣才會有一些背景資訊。這家公司最早成立於1985年,當時的名字還不叫Level 3 Communications,而是 叫做Kiewit Diversified Group (KDG),當時Kiewit Diversified Group這家公司還只是Peter Kiewit Sons, Inc. 這個公司的子公司。Peter Kiewit Sons, Inc. 這家公司本身至今並未上市,這家公司成立於1884年,可說是一家歷史悠久規模相當大的一家承包商,它2012年的營業額是US$12.3Billion,2011年的net income 則是US$581million。

談到這裡,眼尖的朋友也許注意到"Kiewit"這名字在那兒見過。有些朋友也許記得巴菲特的Berkshire Hathaway的總部就設在Kiewit Plaza。Kiewit Plaza之所以叫做Kiewit Plaza正是因為它是Peter Kiewit Sons, Inc的總部所在。事實上Peter Kiewit Sons的前任執行長也是Level 3 Communications的董事長Walter Scott, Jr.是巴菲特的童年就認識的好友,也曾擔任過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

言歸正傳,在1998年初Kiewit Diversified Group宣佈要改名字叫Level 3 Communications,因為這子公司的業務已經偏向於通訊資訊方面了。Level 3 Communications的股票也在1998年四月一號在NASDAQ開始交易,代號叫做LVLT。在1998這一年裡Level 3 Communications集資了US$14B(一百四十億美金),鋪設一萬九千六百英里採用Internet…

轉貼:如何成為一位傑出的工程師

如何成為一位傑出的工程師
How to be a Star Engineer
Robert E. Kelley,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Robert E. Kelley, "How to be a star engineer," IEEE Spectrum, pp. 51-58, Oct. 1999.)
翻譯:馬仕毅 在1985年,我被問了一些問題,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找尋真正的答案。提出問題的是貝爾實驗室(那是仍然是AT&T的一部分,現在屬於Lucent Technologies Inc.)。貝爾實驗室由全世界最好的大學中聘用了最優秀,最聰明的畢業生,然而, 最後只有少數的人真正發揮他們的潛力而成為卓越的工程師。大部分的新進人員發展成可以穩定地完成任務的執行者,生產力並沒有特別突出,無法幫助貝爾實驗室在提昇AT&T的市場競爭力方面,做出顯著的貢獻。 貝爾實驗室想要知道的是:傑出的工程師和普通的工程師到底有什麼不同? 傑出與否是由天份來決定?還是可以經由學習得來?可不可以設計一套提昇生產力的計畫來幫助表現平平的員工成為傑出的人才? 不只有公司才會尋求這些問題的答案。由1985年開始,幾乎所有我遇到的工程師都希望能夠增加自己的生產力。他們覺得自己也可以出類拔萃,他們不喜歡被同事的光芒所掩蓋。因此他們不斷地努力求進步。在現今的職場中,資源越來越少,工作的要求卻越來越多。全球化的競爭,購併風氣,企業裁員使得每位員工所承擔的責任越來越重大,而可利用的資源卻比以前少。環顧你的四周,和五年前比較,那位不是比以前工作更努力,工時更長? 誰不是待完成的工作一堆,好多的電話和電子郵件還沒回? 大家都在暗自擔心,如果不能再提高生產力,下一個被裁員的會不會是自己?誰不希望能夠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活-在工作和個人生活中取得一個更好的平衡點? 每個人都聽過:更聰明地工作(work smarter),只是似乎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我和我的同事從那時起就開始研究公司和個人生產力的問題。來自貝爾實驗室,3M,及惠普公司總計超過一千位工程師在這個研究的過程中,同時扮演了研究夥伴及受試者的角色。為了瞭解傑出工程師的秘密,我們使用了問卷調查,直接觀察,工作日記,焦點團隊(focus groups),以及面試等方法來收集資料。並在適當的時候使…

Zippy想要放空房貸債券的經歷

我在2005-2006年還住在美國的時候,注意到一個怪現象,就是竟然有房貸是可以只付利息而不用付本金的。甚至於還有房貸是負分期還款的(negative amortization),也就是說每個月付的錢是不足以抵消利息的,因此不足的部份就要再加在本金上,也就是說本金會越來越多。借這種房貸的人真是奇怪,除非房價可以一直漲,借這種房貸的人可以用更高的價錢脫手,否則就要做一輩子『房奴』。想來這種房貸將來總會出事,要是能放空這種房貸的債券該多好!

不過『放空房貸債券』這種事情想一想容易,真要做起來可不容易。要放空一支股票,先得要借券。同樣的要放空債券,一樣得要先借券。股票借券還知道怎麼樣借,美國國債借券也許借得到,可是實在不知道房貸債券要去那裡借券。所以這想法只是做白日夢!這件事直到一年多之後有了轉機。

第一次聽到信用違約互換交易(Credit Default Swap, CDS),大概是在2007年三月吧。當時做次級房貸的新世紀金融公司 (New Century Financial)出了事。這不是家小公司,這公司當時是全美國第二大的從事次級貸款的公司。著名的避險基金經理人David Einhorn,還是這公司的董事。

當時有篇紐約時報的報導,報導了幾位談到了避險基金經理人因為買了CDS而有相當的獲利。其中有一位以價值投資為經營宗旨的避險基金的經理人Michael Burry,他因為想放空房貸債券,因此買了CDS。買了之後,一開始房地產價格還是繼續漲,因此買來的CDS剛開始是跌價的。也因為如此此許多原始的投資人想要贖回,Michael Burry 卻是想出了一些手段來阻止。想要贖回的投資人因此相當憤怒,雙方甚至於到了動用律師的地步。

當時我也不知道什麼是信用違約互換交易(Credit Default Swap, CDS),因此就花了些時間去了解。原來每一個信用違約互換交易(Credit Default Swap, CDS)的背後都有一個所謂的參考用的債券。當買方向賣方購買信用違約互換交易(Credit Default Swap, CDS)時,賣方同意的是,假如這參考用的債券遇到了所謂『信用事件』,例如說這參考用的債券的信用評等被調降了,甚至於參考用的債券停止付息等等,賣方同意賠償買方的損失,賠償的上限甚至於可以到債券的面額(見下圖)。

假如參考用的債券一切正常時,買方必須定期付…

Zippy 買了一家鑽油服務公司的股票!

假如說『投資』是去找到『價值』被低估的『標的』,購入之後,等到『價格』跟『價值』趨於一致之後賣出,藉此獲得報酬的話,那麼等待的過程可以說是必然會經過的一個階段。

然而要叫市場上的投資人,重新評估『投資標的』的『價值』,有時候是要蠻長久的時間的。在這等待的日子裡,難免會有些突發事件,讓投資人必須重新檢視自己一開始投資的原因,是否依然成立。回想自己從事投資的經歷,這一方面竟然是最有趣的一部分。大概是因為這種情形正是考驗自己的判斷力的關鍵時刻吧。

話說我在2010年一月,購入了一家專門提供鑽油服務給石油公司的服務商的股票,這公司叫Precision Drilling (NYSE: PDS)。 Precision Drilling 的總部是在加拿大的Alberta省Calgary市。它的股票在多倫多證券交易所上市,代號是(PD),同時它的ADR也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代號則是(PDS)。近年來這家公司主要是提供鑽頁岩油氣的服務。頁岩油氣井的一個特性是油氣的流量的下降率比傳統的油氣井高。因此要多鑽常鑽,才能確保油氣的供應。 這對提供鑽油服務給石油公司的服務商而言是好消息。

下圖比較傳統油田跟頁岩油田的流量的下降率,左邊三條是頁岩油田,右邊兩條是傳統油田。由圖可知頁岩油田的流量的下降率真的是比傳統油田的下降率高得多了。

然而隨著我的購入,Precision Drilling 的股價慢慢走低,我左查右查,似乎找不到好的理由來解釋股價的走低,因此我也就慢慢分批加碼。只是我的『資金控管』能力實在有待加強,因此第一筆買得太多。

到了2010年四月下旬,英國石油公司(NYSE: BP)在墨西哥灣的一處鑽油平台,發生了一起嚴重的『工安事件』。這件重大的『工安事件』甚至於上了CNN,CNN竭盡所能,提供一日二十四小時毫不間斷的報導。
http://edition.cnn.com/2010/US/05/03/timeline.gulf.spill/index.html 隨著事情的嚴重性逐漸的明朗化,英國石油公司的股價當然節節下跌,提供鑽油平台給英國石油公司的Transocean公司(NYSE: RIG)的股價也跟著節節下跌。在兩個月間股價跌了四、五成。請見下表:
有意思的是,這消息出現之後,一開始Precision Drilling 漲了一些,然後就跟著英國石油公司的股價節節下跌。我當下想得到的…

我第一次『跟單』(Coat-tailing)的經驗

我從學校畢業後一直在大公司工作,常常會被上級問到的問題是:『跟競爭者比較起來怎麼樣?』公司裡把這活動叫『標干學習』(Benchmarking)。『標干學習』一般是不能不做,一定要做的。忽略了『標干學習』,下場就是產品在市場上會沒有競爭力。

相對於在工程上的『標干學習』,也就是說去弄清楚對手在做什麼,以及怎麼樣做。在股市裡,『跟單』(Coat-tailing)似乎是一般人認為是不入流的做法,或許可以偷偷地『跟單』,但是這件事好像一說出來,就總是不那麼樣的理直氣壯。但是仔細想想,這倆者之間,真的有這麼大差別嗎?

以下是我第一次『跟單』的經驗,您可以參考參考。

2000年底有一天,因為我當時幫家中的長輩買了些Oakmark Select Fund,所以我到了Oakmark Funds的網站去逛,結果看到了一篇訪談。這篇訪談是Oakmark Select Fund的基金經理人 Bill Nygren接受Outstanding Investor Digest(OID)的訪問。

這是我第一次讀完了一篇對基金經理人的訪談,結果覺得有收穫。原因是在於說,在這篇訪談裡,當訪談的內容是在談某一個特定的投資標的時候,重點是放在
這個投資標的它本身的基本價值如何計算這個投資標的它的營運情形為什麼這個投資標的它現在的股價不能反映它的基本價值,或者說至少還沒有反映它的基本價值為什麼股價將來會反映它的基本價值 因此我當下找到了Outstanding Investor Digest的網站(註:Outstanding Investor Digest好像最近停刊了),就馬上訂閱了Outstanding Investor Digest。一個多星期之後收到了兩期,加上一份歷年來的精華選集。收到之後,當即廢寢忘食地讀。

有趣的事情是,不只Oakmark Select Fund的基金經理人 Bill Nygren一個人在鼓吹說Tricon Global(NYSE:YUM)這家公司很便宜,(註:這公司後來乾脆改名叫YUM! Brands)。此外Longleaf Partners Fund的基金經理人Staley Cates,還有Berkshire Hathaway都買了Tricon Global。

當下我就覺得很好奇,到底什麼事讓這些人好像是分頭去分析,但卻又做成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決定,決定要買Tricon G…

我購買的第一支股票 Equity Residential (NYSE:EQR)

在十幾年前,1999年底,正當是在網路泡沫(Internet Bubble)的時候。當時我服務的德州儀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 NYSE: TXN) 的本益比是100。在同事們午餐閒聊的時候,大家都對自己家公司的股價被嚴重"低估"這件事,覺得忿忿不平。因為大家也都知道當時台灣的某家晶圓廠本益比竟然是125!

當時同事們人人都覺得高科技前途無量,我們身在其中,實在運氣不錯。我的老闆甚至去買了台保時捷(Porsche)。有一天開會時,他對一位隔壁部門的前輩說話直了一點,隔壁部門的前輩半開玩笑的回答我老闆(Chuck)說,『百萬富翁彼此講話不是這樣子的!』("That's not the way millionaires talk to each other, Chuck!"

1999年-2000年的冬天,在過陽曆年前後遇到一位朋友,他跟我提到公司附近的Micro Center有個good deal。只要花上大約一千美元買一台PC,就可以得到一張價值四百美元的網路券商E*Trade的禮券。

當時我用的PC是當研究生時買的,已經七年舊了,天天跟我說想要告老還鄉,因此我本來就想要趁機除舊佈新,要是按照這朋友的主意,我等於可以省下四百美元。這真是相當的划算!

因此我們家一家老小三口,就到了Micro Center 花了一千一百多美元,買了台PC,然後到E*Trade,花了一千美元開了個帳戶。加上了四百美元的禮券,帳戶裡就有了一千四百美元。

既然開了個帳戶,就在想說該買什麼樣的股票。記得我當時是到了社區的圖書館,東摸西摸,找到一份收在深色的大三孔夾裡Value Line Investment Survey,長得像下圖這個樣子。
打開三孔夾來,看到的就是一頁頁的非常濃縮的個股的分析報告,長得像底下附圖這個樣子。每一個公司一頁,上面有歷年來的股價圖,表列的歷年來簡單的財務數字,當季資本結構,密密麻麻相當多的資料。
在分析報告裡,歷年股價的部分,劃了一條趨勢線,有趣的是,趨勢線並不是像一般技術分析一樣去利用歷史上股價作圖,而是對某一項財務數字作圖。有些股票是利用 獲利(Earning),有些股票是利用淨值(Book Value),有些股票則是利用現金流(Cash Flow)。
我當時猜想莫非這圖是告訴我們讀者,將來股…

理財無論如何千萬不要做的事、當避免的事以及無論如何一定要做的事──魏斯博士在波士頓大學的演講

第一次聽到魏斯博士,是在一場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演講。這場演講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我決定更多地了解魏斯博士。
結果我發現,魏斯博士不僅是一個經濟學家,但也是一位對沖基金經理。 下面是幾位顯達的人對魏斯博士的評價。 “如果我要挑一個人管錢,我會挑他。” - 在哥倫比亞大學教價值投資課的布魯斯·格林沃爾德教授(Prof. Bruce Greenwald)。 “魏斯在美國經濟學家之中是一個顯著的人物,我自己已經認識他30年了,並且我對他有最崇高的敬意。”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索洛(Robert Solow)。 下面是,我針對安德魯·魏斯博士在波士頓大學所發表的一篇演講所做的筆記。這篇演講是為了快要出社會的學生而作的,因此內容主要是一些理財的常識。 無論如何千萬不要: 向給你打電話的陌生人購買股票或債券。特別是假如他們是為一個你聽都沒聽過的公司做事的話。把你的錢委託給委託帳戶的經紀人代操,讓他們可以在未經您許可的情況下進行交易。在次級市場(secondary market)上購買債券,除非你是購買至少價值5萬美元以上的債券,並且已經從三個不同的經銷商得到了報價。購買管理費率高的開放式共同基金。以(美國)國內基金來說每年管理費率應小於0.75%,以(美國)國外(海外)基金來說每年管理費率應小於1.5%。購買要收『手續費』或者是要收『贖回手續費』的共同基金。設立全權委託帳戶,委託經紀人管理你的錢,全權委託帳戶的經紀人每年要根據管理的資金收高達3%的管理費。拿你的錢根據投資標的過去的價格形態去作買賣,(除非是因為有稅務上的考量),或者拿你的錢去作買賣,而買賣的決定是根據你的購入成本來作。你希望把你的股票賣給他的那些人,對於你為了購入你的股票所支付的價錢並不關心,而你的目的是要賣出所得的大於購入的成本。在大宗商品原物料上去投機。避免:
在你的財富中,把一個顯著的部分,放在你的雇主的股票上。投資在一些當你需要錢的時候,它的價值很可能是低的投資標的。像是說那些股價與你的工作或家(房子),有相關性的股票。全面服務式經紀商。購買有高投資組合周轉率的共同基金。有故事題材的股票。例如,治愈癌症的新藥,治愈愛滋病的新藥,提供解決美國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的方法。即使故事題材是真確的,你仍然有一個很有可能,損失很多錢。舉例而言,UNIVAC(大型電腦主機),准將電腦(PC)和海陸(貨櫃運輸)都曾經…

我的 Virtus Investment Partnership 歷險記 之三----等待與收割

我在大約十年前曾經翻譯過一篇文章"一個不曾在股市中虧過錢的人"跟家人和朋友分享,文中有一個很好的概念,就是說投資就像是種莊稼。『不可能每天,每星期,或者每個月買股票而賺錢。就像種稻,不可能每天,每星期,或者每個月播種,而能種出莊稼來。』

到了2010年三月底,我可以說已經播種完畢,跟著能做的事,不過是等待而已。等待的日子裡,就是去再三的檢驗自己的假設。當公司發佈重大訊息時,就去對應自己預計這投資案發展的情形。大約每一季固定要讀一下季報,並且聽一聽說明會的錄音。用意倒不是要殺進殺出,而是要避免發生以為自己是在種稻子,結果是在種雜草的情形。

大凡追蹤這類的公司,有兩個方面可以追蹤,一般人追蹤的股價趨勢,其實並不是我個人追蹤的要點。這類的資產管理公司一般會每個月發佈管理資產的總額。追蹤管理資產的總額告訴你營收的趨勢,可以看一看。不過這比較算是過去式。

另一個可以看一看的方面,則是去看這個公司管理的基金的績效。假如基金的績效不錯,又遇到晨星這樣公司基金評鑑快到了,有可能升等基金績效的評鑑等級。評鑑變好可以正面影響基金銷售。

做這些事,基本上是在對照自己原來的評估,確定公司的特質沒有變壞。不會種到了不結果子的樹而不自知。

我自2010年三月底播種完畢成本是一股$16到一股$20,到2011年春季在一股$56賣出大約一半,到2012年春季在一股$81左右賣出剩下的另外一半,只留下了一股要看一看會漲到多高。

這VRTS投資案,在我的經驗中大概算是個蠻成功的案例。 資產管理公司的鑑價是相對容易的,加上大於1的Beta,在股市低迷時特別值得考慮。

不幸的是,到了2013年五月,VRTS的股價已經來到了一股$247!  還好2012年變賣掉VRTS的資金是投入了AIG,先後購入了AIG以及AIG-WT,因此雖然沒有一塊錢變成三塊錢,但至少也是一塊錢變成一塊七毛錢到一塊八毛錢。因此雖然有些機會成本,但是心中並不難過。

然而既然VRTS的股價已經不便宜了,不再有安全邊際了,做為一個價值投資人的我,另尋像AIG這樣既便宜又有安全邊際的投資標的,才是正解。

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歷險記了。

Disclosure: I am long 1 share of VRTS.

Disclaimer: Under no circumstance is this an offer to sell…

我的 Virtus Investment Partnership 歷險記 之二 ----這真的很便宜(嗎?)

既然找到了這家公司的名字,我就開始來估估看,這家公司大概值多少錢。

首先我試著用『現金流折現評價法』,不幸的是,這方法直接應用在這家公司的估值,的確相當困難。

基本上在2009年之前,這家公司是連年虧損累累。我一方面心中有些疑惑,想說這公司到底發生什麼事,畢竟資產管理公司一般只是代替客人管理資產,怎麼說都不該虧損連年。一方面又想說,也許有什麼原因讓賬面數字難看,但也許也只是賬面數字難看而已,假如經濟的現實面是沒問題的,這也許會是一個投資的良機。

原來Virtus Investment Partnership(NYSE: VRTS) 這家公司是從一家公司叫做 The Phoenix Companies (NYSE: PNX) 分拆(Spinoff)出來的。 PNX 原本是家人壽保險公司,但在後來業務增加到去管理共同基金。不幸的是在金融海嘯之前這家公司中幫人壽保險部門投資的部門竟然去大量持有房地產貸款的債券。以下是我剪輯下來的一段保險的評等公司把他這家公司降低評等的新聞稿。
A.M. Best Downgrades Ratings of The Phoenix Companies, Inc. and Its Subsidiaries; Outlook Negative
Moreover, A.M. Best is concerned regarding Phoenix’s exposure to securities with emerging risks in the company’s general account investment portfolio. 42% of the bond portfolio is invested in residential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RMBS), commercial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CMBS) and financial sector holdings.
百分之四十二是房地產貸款的債券!可以想像在金融海嘯中,PNX的下場必定是不堪設想。查一查PNX的股價,果然PNX的股價在2008年七月底還有$9.73一股,在2008年底已經掉到了$3.27一股。到了2009年三月初更是掉到了$0.29一股!問…